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17 July, 2013 | 一般 | (6 Reads)

 

說到雨,我們可確乎都不陌生。正好這幾天老是下雨,閑來沒事,我便隨便寫寫。

 

這一說寫,反倒讓我無從下筆了。每次看到這淅淅瀝瀝的雨點,我便試著想像:假如我是詩人,我會揮毫潑墨地寫下壯美的詩句,假如我是畫家,我會毫不吝嗇地勾勒這雨絲的美妙,假如我是作家,我仍會惜墨如金地細細地讚美一番。然而,我什麼都不是。我能看見的只是眼前密密的雨簾。

 

即使是同一個中國,在南方和北方景觀就大不一樣。魯迅先生說,南方和北方的雪不同,同樣的雨也大不相同。北方的雨,不似南方的溫柔。陽春三月,萬物早已是另一番景象了。之後,就是北方的雨季來臨的時刻。遠遠地,你就可以看到多個大團似的灰色的氣球,隨風飄拂。直到飄到頭頂,你才發現那是片片陰雲,隨後便是隆隆的雷聲。這時候,如果你還不去避雨,那我敢保證你會成為一個雨人。而在南方,雨是纏綿的使者。“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只有柳郎才能寫盡這無限的憂愁。絲絲細雨都便化作了無限閒愁。那根根愁絲是伊人無限的痛,即使是他鄉之人,又何能不傷感涕零。

 

相比之下,北方的雨則更加的放蕩不羈。沒有了塵世的羈絆,沒有了紅塵的牽掛。從幾千米的高空盡情的泄下。泄盡內心的哀婉,把自己真正的融入地下。每次,他的毫不顧忌卻是在安分守己中積蓄而來,他的無情冷漠是多愁傷感凝練而成,他的高傲孤潔是從歲月的磨洗中沉積而來。同樣是雨。我卻更喜歡北方的雨。他孤傲,他孤單。紅塵的客棧裡沒有他的一席之地,所以他只能肆意地往下流。卻不需要任何人的牽掛。

 

南方的雨意太過柔情,任誰也抵擋不住。但我慶倖,我在北方。我不會像離別的伊人,再苛求歲月給彼此都留下什麼可以回憶的。但我會說,對不起,我不需要。離開的終會離開,記憶也終會模糊,我難道會和你們一樣用孤獨的等待去感歎歲月嗎?

 

每次下雨,性情總會受到影響。在這世俗的世界,我要怎樣做才能獨善其身呢?恐怕沒有人可以做到吧。因為我們的世界就是一個物質,沒有人可以獨立存在。只能像李太白一般,在高山之巔抑或一葉扁舟之上大聲吟唱,讓這滾滾江水帶去心中的淒美。

 

Dzhokhar Tsarnaev pleaded not guilty to all charges Close allies and left-wing critics praise The Muslim Brotherhood in Cairo's deadly violence leader Asiana Airlines Boeing 777 pilot crashed in San Francisco To save lives and prevent children from smoking Rejected the Milford tunnel proposal The New Zealand people describe the moment The fitness of rental property may run counter to one's desire Employment law changes The voting results cast further doubt

zhang | 5 July, 2013 | 一般 | (16 Reads)

 

微漾的波紋,輕輕挑起歲月的憂傷。獨處,念你,於凝望裡浮現的身影,搖曳如燈火般閃爍。回憶,是一首無言的歌,沉默的讓人淚眼朦朧,滑落的晶瑩,是碎碎念,輕言在心,欲訴,卻止於口。

 

五月天,初夏,黃昏,天空依舊顯得明朗,只是依稀有些泛黃的光芒融雜著,讓此時這景莫名的多了幾分淒清。

 

一個人,靜靜的,漫無目的的遊走在略顯寬敞路上。

 

或許,是因為夏的氣息慵懶了行人,在這美麗時刻,卻只有零星幾人漫步著,著實感覺有些寂寥。

 

四周,佈滿的是鬱鬱蔥蔥的樹木,只是,看起來有著些許萎靡,想必是這炙熱的天氣來得確實有些洶湧。

 

似乎,真的已經好久都沒有下雨了。你們,是否早已翹首期盼著雨的落下,為你們帶來縷縷滋潤呢,而我,是否也是如此,一直盼望著雨的落下,來洗去來自記憶和未來的憂傷迷茫呢。

 

微風,輕輕的撫起了額頭邊的髮絲,有些溫柔,有些癢癢,就好像記憶撩撥著心一般。

 

只是回首,記憶似乎有些遠了,顯得有些模糊了。

 

不知是否是曾經太過奇妙,風乾了的眼淚,留下的濕痕,被清水洗去,可能就再也找尋不到,而模糊的記憶,在某情某景下卻會再次清晰浮現。

 

時間啊,真的像是最永恆的遺忘,回憶,卻仿佛是最哀傷的念想。

 

有沒有一首詩,能訴出回憶過後的憂傷,

 

有沒有一行字,能寫出那些說不出的話,

 

有沒有一首歌,能唱盡淚水滑落的酸楚,

 

青春激揚過後的沉穩,是記憶裡不曾磨滅痕跡綻放的花朵。

 

時間,從不曾給予我們毫無顧忌的任性,生活,也從不曾帶給我們滿是絕望的恐懼,回憶,更是從不曾留給我們頹廢茫然的理由。

 

轉角過後的風景,誰會知道會遇見怎樣的人,會遇到怎樣的事,或許,擦肩而過後便是遺忘,也或許,雙眼凝結的便是生命裡的永恆。

 

時光終會過去,人也終會分別,回眸,留下的也終只有回憶了,情再深,能如何,怨再濃,又能如何呢?

 

風過無痕,總有些回憶,是碎碎念,總有些念想,如言在心。

 

指尖輕觸胸腔,一顆心在搏動,白雲下,依稀聽見鳥兒在歌唱。

 

清閒時刻,一個人,偶爾在寧靜裡悵然一下,或許,才會更明白,心在何處,又該去往何處。

 

Mother to see their child's condition on the Internet Online census figures The IRA bombings memories Eager to get the chance for the national parliament bank そんなわけで Suspected of endangeri Britain 's annual Crufts show catwalk 小豆島あれこれ 独身頃に集めたもの To increase the price of natural g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