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17 February, 2014 | 一般 | (4 Reads)


給母親打著傘,她拿著被子,卻 有些跟不上我的步子,踉蹌的追著傘跑。頭髮已被雪染白,衣服也濕了,她好似不管這些,只是一路念叨著,給我濕了被子,不停叫我 用傘把被子遮住,自己依然置於風雪中。我想,不為別的,只因為這個女人,是我媽,被子是我的。

車子緩緩啟動,載著我駛入更大的風雪,從車窗中,從後視鏡中,從我心中,都可以後面那略顯佝僂的背影,那略顯蒼老的容顏,頂著滿頭,滿身的雪花,用晶瑩的目光望著車子離開的方向。儘管隔著模糊的雪簾,我仿佛依然可以讀出那雙如雪一樣乾淨眸子裏流轉的期盼和不舍,祝福和哀怨。

車子依舊向前走著,離母親越來越遠,雪愈下愈大,我第一次發現,它打在車窗上,竟也可以發出像雨一樣,或者說冰雹一般的,發出劈裏啪啦的聲響,我不時回望,害怕那是母親不舍的目光在敲擊車窗。

啪啪的響後,雪的骸骨幻化成冰涼澄淨的水,被雨刷推到窗子的邊緣,然後似血液一般,沿著一條條紋路流淌下來,流淌進我的心臟,滌蕩盡我所有的委屈和嫌怨,所有不堪和屈辱,突然間覺得自己不知所云了,我又怎麼會乾淨到這種程度呢?如果說世上有那個人乾淨到連血液都是透明的話,恐怕也只有母親這類人了吧。

車外的雪又大了,向上拉拉衣領,目光再次化成線穿透風雪,陷入無盡,蒼渺而又灰暗的天空,漸漸地,竟折射出心頭不少東西,深遠卻也久遠,如夢,似幻。

zhang | 11 February, 2014 | 一般 | (5 Reads)

掀開五月的面紗,就是一個粉紅的夏。落盡了四月的繁花,浮香還是漫了堤沙,槐樹漾瓊花,石榴披紅甲,蝴蝶臉上掛,殘紅過泥窪。鬱鬱芳芳醉了千家,嫋嫋娜娜粉了天涯。

田野聽蛙,紅瘦綠夏。麥黃禾插,把酒桑麻。勤勞農家,辛勤汗灑。幾上香茶,田裏西瓜。岸邊槐花,溪水滿頰。柳飄優雅,垂垂瀑發。桌上添香鴨,院中放涼榻,門上艾葉插,扇裏雙鳳畫。粽子彩線掐,金羅輕汗浹。希冀在發芽,秋天收穫一個好莊稼!

五月的風默默的刮,像嬰兒的手柔軟潤滑,暖暖的帶一絲牽掛。是誰扣響天空,把靈魂洗刷;是誰讓巢安了個暖暖的家,從此不流浪天涯;是誰的臉美的像朵石榴花,雪腕映著紅霞;是誰在墨香裏溜達,薄如嬋羽似輕紗!在四季的輪回中格外的優雅。沒有春寒厚重的虛假,沒有炎熱的浮誇,不溫不火綻放五月柔柔的花!

五月是最美的牽掛,因為我們還有一個媽。無論在天國裏瀟灑,還是在紅塵裏老花,兒都會想她。為您攏一攏白髮,為您把布鞋刷一刷。

為您奉上一杯涼茶,陪您說一會話。媽媽呀!謝謝你!我還可以常常回家,除了自家還有一個娘的家!還有一朵溫暖五月花!

五月是粉紅的夏,街上飄滿了傘花,五顏六色美如畫。年輕的姑娘身穿蕾絲鏤花,裙擺如紗開滿天涯。戴著閃亮的髮卡,梳著帶芬的發。都不用穿絲襪,露出漂亮的紅玉甲。水晶的高跟鞋在路上踢踏,踢踏!沉香無痕掌上花,楚宮細腰鳳池誇。

這是個涼涼的夏!夜市盛開啤酒花,風情浪漫漫輕紗。流浪歌手彈吉它,美麗少女吃麻辣。飲料結霜花,美酒就鮮蝦。月色滿心罅,江水濤聲嘩。對岸是古刹,靜看塵世華。過江乘小筏,一路聽浪花。晚風柔且佳。盡興才回家。

五月是粉紅的夏,愛情的溫度在發芽。街上情侶對對挎,輕聲細語悄悄話。淺笑盈盈美如霞,柳帶桃香一枝花。抬腕低頭一刹那,落紅已經羞回家。相愛粉紅夏,一生不變卦。殿堂穿婚紗,青絲伴白髮。共研一碗朱砂,繪一世情畫,同一盞清茶,綻放一世情花。任你風吹雨打,依然美麗如夏!

美麗的五月,我愛她!暖暖的沒有厚重的盔甲。沒有炎熱的汗垮。沒有四月的繁華,沒有冰雪的童話。就是那麼的從容優雅,是書間滑落的一朵玫瑰花,是扇面上的一幅水墨畫。。。。An elegy Friendship Fishing Fall of Cape of Good Hope Only flower without tears Story Our dream Life is wonderful because of love Cross stitch in love with life Palpitating with excitement eager to do sth.